北京租車牌服務 政策詬病逼出特色業務

0 發布于:2011-09-21 06:42 閱讀: 2,542 次
  自從去年底,“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出臺以后,普通市民獲得小汽車牌照的方式就成為“博彩”的一種,需要像買彩票一樣通過搖號獲得資格,而且搖中的機率越來越小。
  北京市政府規定每月發放個人車牌額度為1.76萬輛,沒有搖中車牌的申請者自動轉入下一期繼續搖號,今年1月是這項政策實施的第一個月,有21萬北京市民申請購車。7月份北京有近62萬人申請搖號購車,個人指標中簽率為35︰1。
  如果急于買車,又一時不能通過搖號獲得汽車牌照也沒問題。時下北京許多汽車“4S”店都推出了在全世界可能都是最為獨特的服務——出租車牌:消費者每年支付數千元、購買商家指定車型,并承諾搖中車牌后將原車牌還給“4S”店,就可以使用“4S”店的汽車牌照。從而將全球汽車業通用的“汽車銷售、售后服務、配件和信息服務”這“4S”模式率先延伸至“5S”模式。
  當然,這項新業務誕生不久,又沒有行業標準,因此每家“4S”店出租車牌的收費標準也并不相同,這給需要這項業務的消費者帶來了一定困擾。但不管怎么說,北京“4S”店的出租車牌能夠解決急于買車者的燃眉之急。
  在北京這座有“首堵”之稱的城市,無論是無車者還是有車族都是痛苦不堪。在交通早晚高峰期間,駕車者經常要在路上花更多的時間,頻繁地在油門與剎車之間轉換,讓神經和大腿經常處于高度緊張狀態。油費與停車費更是高得驚人。
  即使這樣,無車者仍然渴望成為有車一族,因為公交車和地鐵里的情形比影視作品中將華工當作“豬仔”販運的景象還恐怖,不知要等多少輛車才勉強能擠上去,男士筆挺的西褲經常被迫當成擦鞋布,而女生剛剛精心化好的妝用不了幾分鐘就和汗水混搭成大花臉,人的尊嚴受到嚴重傷害。
  事實正如許多人預料的那樣,據一些官方媒體調查,限制發放汽車牌照、提高停車費等措施,并沒有有效緩解北京的交通擁堵問題。原因在于,造成北京、上海等國內大中城市擁堵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汽車保有量大,而是越來越強大的行政壟斷和低水平的城市管理者。
  北京是中國的政治中心,壟斷了大量行政資源,因而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生活或往返于這個城市。北京道路最堵的時候是每年春節前,外地進京“辦事”車輛造成的擁堵加劇,足以說明這種行政壟斷的勢力之強和對交通造成的影響之大。
  除行政壟斷因素外,城市的管理者也就是政府官員水平低也是造成交通擁堵的重要原因。
  由于主要辦公區域集中在城市中心區,北京的公共交通系統滿足不了市民的出行需求,迫使許多人寧可多花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錢開車,也不愿意乘坐既不便利又傷害尊嚴的公交車和地鐵。
  而混亂的城市規劃則是造成交通擁堵的罪魁禍首之一,北京的國貿地區就是明顯的例子。這個被稱為中國CBD的中央商務區,是中國許多城市模仿的榜樣,但實際上卻是城市規劃的一大敗筆,是北京最擁堵的地區之一。
  政府通過制造CBD這樣一個概念,在該區域集中規劃大量高檔寫字樓、五星級酒店等,引入國內外知名企業入駐獲得大量土地出讓收益,但幾十萬、上百萬人從四面八方同一時間在這里進出,再強大的道路交通系統也無法負荷。國貿區域重要的交通干線東三環,很多年前就被北京人戲稱為“北京最大的停車場”。
  面對這樣一個顯而易見的規劃問題,北京市政府不是研究拆分CBD,而是繼續強化這一概念,今年7月北京市出讓國貿九塊土地,掛牌價高達令人乍舌的246.55億元,未來這一區域的堵車情況可能會更嚴重,進而影響全市的交通狀況。
  另一個例子可能會說明城市管理者水平對交通擁堵的影響有多大,北京汽車保有量僅是日本首都東京的一半多,同時市區面積遠大于東京,但擁堵情況卻比東京嚴重得多。東京的交通出行總量中,地鐵系統占據86%,小轎車出行僅占交通總量的11%,而北京小轎車出行占交通總量的比例則是東京的3倍以上。
  中國社會科學院一項調查顯示,北京是中國上班用時最長的城市,平均為52分鐘,其次是廣州和上海,用時分別為48分鐘和47分鐘。
  由于中國的政府官員不是民主選出,因此各級政府官員不是通過改革和提高管理水平來解決交通擁堵問題,而是使用行政暴力,通過政府機構限制私人購車來轉移社會矛盾。
  雖然國務院2009年頒發、在2009年至2011年實施的《汽車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中明確要求各地區、各部門清理取消包括牌照注冊數量等在內的限購汽車的不合理規定,但“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的出臺,不僅讓中央政府的紅頭文件變成廢紙、威信大失,還在出臺前的征求意見稿中隱瞞了即將實施的限購措施。
  在北京限購政策實施前,北京大約有500家左右經銷商,2010年共銷售新車89.2萬輛,加上相關服務行業,從業人員多達幾十萬人。
  但政府在沒有相關配套措施來保障這幾十萬人的生存問題下,毅然決然地將2011年的新車牌照發放數量確定為24萬輛,被“逼上梁山”的北京汽車“4S”店終于創造出“出租車牌”這項舉世罕見的汽車銷售新模式。
  按照北京市的規定,每家“4S”店今年最多可搖中8張車牌,至于其余那些可用于出租的車牌來自何處,恐怕是永遠不可能徹底調查清楚的商業秘密。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能夠提供出租車牌業務的汽車“4S”店不僅像《水滸傳》中的梁山好漢們一樣血管里流淌著道德的血液,而且似乎還有著比梁山軍師“智多星”吳用更聰穎的頭腦。唯一需要擔憂的是,隨著可用于出租的汽車牌照數量減少,這項被逼出來的創新業務的價格可能越來越貴。

添加新評論 ↑↑

安徽快36月6日